哦哦终于翻墙回来了!那么就来篇静临静文吧!(啥 
  在shallwe君的指点下终于打开了自由门回归废柴兔TATATAT……
  于是作为庆祝把之前拖的那篇白色情人节毒啦啦啦文放上来吧……已经给周围的人都试了一遍毒,确定没太大公害才放上来的,总之先列一下TAG以便大家绕行=-=……15R,攻受不明,多结局,监禁,无HappyEnding,心理描写崩坏……嗯差不多就是这样,确定无误的话请继续食用。那么,开始了哦。



Happy Valentine's Day, Happy White Day


“嘭!”
日常的池袋街景。街上涌动的人潮中,并没有谁注意到某个街角传来的一声并不刺耳的撞击声。
不过人类以外的东西的确注意到了。一身黑色紧身皮装,手中握着PDA,最值一提的是头上那顶附加萌属性的黄色猫耳头盔——如此装扮的,绝对无法融入人群的精灵,赛尔提。但能注意到这声音,很遗憾与她超常的感官能力无关。只不过这声音来源,或者说撞击发生地点,正好与她近在咫尺罢了。
在她身边的,是目前淋了满头棕褐色胶体、身穿酒保服戴墨镜的金发青年,顺着发梢趟下的浓稠液滴还散发出阵阵甜腻的气味。
“……巧克力?”赛尔提首先反应过来,“But why?How?どうして?”随之天然地陷入了混乱。
一旁的酒保服青年并不需要那么多时间留给大脑思考。在被巧克力覆盖墨镜而迅速缩小的视野里捕捉到黑色风衣的一角的时候,身体的某条反射弧瞬间兴奋了。
“临~也~老~弟~啊~~~~~~”
伴随着长约5米的路边拉杆飞出去的盛大招呼。
被这怒吼拉回现实的赛尔提不由开始庆幸,刚才是隔着那栏杆与青年对话,不然现在漂浮在空中的很可能是自己和身下的黑色机车了。
“小静你这么热情地回应人家人家会害羞啦桃心~”跟轻浮的口气不相称的是难得收敛笑容的表情,临也滑开一步,侧身闪过迎面飞来的投掷物。
“谁准你用那种恶心的语气叫我小静了!”名为平和岛静雄的青年,太阳穴暴起的青筋清晰可见,随手拔起旁边的停车标志牌。
“哎呀,吐槽的地方不是称呼而是语气吗?小静静~”从袖口滑出匕首反手握住欺身上前。
“滚出池袋你这家伙————!!”挡住一击的标志牌发出响亮的金属碰撞声。静雄抵住匕首,顺势压了回去。
两人的距离极速缩短,临也微微放大的酒红瞳孔映照出静雄贴近的脸庞。耳边掠过对方的喘息,金色的发丝若有若无地擦过额头,临也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好甜!”黑发青年皱着眉向后抽身跳开,拉出一段安全距离,嫌恶地捂住口鼻。
“你觉得是谁害的啊!!”静雄的发言与赛尔提在内心成形的话语一字不差。
与哪里的密医不一样,临也无法从无头精灵的细微肢体动作读出语言。不过知道那是和静雄同样的发言,也只会增加他的不快而已。
没错,“不快”。提到平和岛静雄,从胸口涌出的就只有不快。大量、大量、大量的不快,淹没心脏撕裂心脏溢出心脏吞噬心脏扼紧心脏溺毙心脏程度的不快。不快、不快、不快,从什么时候起,变质成了“想要”呢。没错,“想要”,对于小静,内心涌动的不快纠结在一起拧成的呐喊,“想要”小静。“想要”小静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动,“想要”小静在自己的掌中起舞,“想要”小静在血泊中挣扎,“想要”小静在身下呻吟……“想要”、“想要”、“想要”,这是直接的欲望的表现。没错,“欲望”。这是折原临也未曾理解的对于平和岛静雄的扭曲的爱。这是两人之间扭曲的爱之物语。
"Happy Valentine's Day."

Hazelnut Chocolate*——
"Happy Valentine's Day……?"赛尔提默默在内心重复了临也的发言。
当前日期,2月14日确认。当前所处地,日本确认。当前目击状况,临也送给静雄巧克力确认。“虽然从逻辑上讲没有问题,但总觉得和事实有相当大的出入呢……?”
发觉人群开始聚拢一探究竟,黑机车悄无声息地拐进一旁的小巷,从远处关注事态发展。在看到人高马大的赛门往这边直走过来之后,赛尔提稍稍放心地离开了。“赛门不会对打架坐视不理的,而且这三个人都是受了伤也不会令人担心的类型呢”,如此说服自己。如果她看到赛门在下个十字路口拐了个弯的话,说什么也不会走掉的。平常的赛尔提是不会如此草率的,能令她为了补回被耽误的时间而如此急着上路,新罗早上的哀求的惨烈程度可见一斑——
“巧克力~~~赛尔提人家想要你送的巧克力嘛~~~如果是独一无二的手制巧克力就更好了噗吼……”被影子击中而说不下去的白大衣密医,在地板上扭动成奇怪的形状。
“为什么我要遵守日本的习俗啊!更重要的是为什么我要送你巧克力啊!”PDA上飞速显示的文字没有一点傲娇的意思,是真心实意地在愤慨。
“巧克力~~~”……
在新罗的强烈要求,或者说挑战底线的哀求手段下,赛尔提不得不出门准备巧克力原料。
与此同时,另一端的城市,新宿。
身为人类爱好者的折原临也,正处于被情人节巧克力埋没的危机中。虽然临也的身边的确聚集了众多少女,但她们的心情更接近宗教信徒。所以会客厅桌子上那座口味、卡路里、可可含量、手制与否统统不明的巧克力山与她们无关。除自己外唯一握有房间钥匙的矢雾波江,对弟弟之外的人类没有情欲甚至基本兴趣,因此也不是元凶。那么剩下的可能是——
“你的妹妹们带手信来了。”工作中的波江没有动作停顿,流畅利落地解决了案件。
“唉……”临也面对巧克力山坐下,抱住头深陷进沙发里,从肺里挤出由衷疲惫的叹息。
最凶之妹——这说法并不是指她们是“不能与之为敌”的临也的妹妹,或者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临也还会轻松许多。连深知自己不为人所容的最恶品性的临也,也会做出“让人受不了”的评价的妹妹们,并不愧于“最凶”的名号。
“唉……”临也稍稍思考了下这对双胞胎妹妹运送巧克力山的方式能有多引人注目,便放弃似的发出今天的第二声叹息。
“总是叹气的话,幸福会溜走哦。”
“不要做这种会让你角色形象崩坏的吐槽嘛。”难得主动搭话,不难看出对方的好心情。“不过家人的义理巧克力什么的,真是会伤害纯情少男的心呢。”忍不住产生破坏欲。
“来自家人的巧克力又怎样,那可是浸注了满满的爱呢。制作的时候全神贯注地将爱融入进去,边搅动边回想他的背影,忍不住发出轻呼的心情是很了不起的。”无视临也的挑衅,波江敲击键盘的手指动作没有丝毫减速,但脸颊微红,展露出犹如青涩少女般的表情。
即使说出来的话透露出了一点也不青涩、最好不要深究的信息。矢雾弟弟,好自保重啊。
目光从那个令人不适的狂热恋弟癖移开,喃喃道:“手制巧克力吗……好像也不错?”
嘴角挑起的弧线可称得上“温柔”,只不过这个词向来与折原临也的心理活动无缘。

Mint Chocolate**——
从把巧克力砸向静雄的那一刻,临也就没有全身而退的打算。
虽然也考虑过别的方式,但果然亲手把巧克力交给对方是最有诚意的呢。才不是因为看到小静在那个无头女身边有说有笑的才砸过去呢。因为就算只有小静一个人自己也会这么做吧,砸过去摔过去之类没有本质区别啦。
在幽深的小巷里,靠墙而坐的黑发青年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借以移开对身体疼痛的注意力。
啊啊,外套变得破破烂烂的,人家可很中意这件呢,小静你要怎么陪啊。
不只是外套,临也目前的状况可称为满身疮痍。背后的墙上有着新鲜的斑驳血迹,明显是他体力不支靠墙滑落留下的。
呼吸有些急促,临也合上双眼忍住肋骨断掉的疼痛慢慢调整气息,胸膛的起伏逐渐趋于平静。即使如此还是能感觉到力气一点一点从身体里放空,连动一动最末一个指节都做不到。果然还是失血过多了。体温在逐渐下降,也有环境阴冷的原因吧。建筑物夹缝间的狭窄通路并没有被阳光眷顾的理由。
更没有在日常时段有人随便路过的理由。
突兀响起的足音由远至近在身旁停下。勉强睁开眼,面前站着两个如同字面意义、全身包裹在黑西装里的黑衣人。
啧,不只是外套,小静你再见到我连白色情人节的回礼都不知该怎么赔给我了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临也挑起戏谑的笑,再度合上双眼。随之意识也沉入到最底处。这种情况,晕过去绝对比清醒着要幸福。
如果临也能有那种少年漫男主人公的觉悟而保持意志的话,他就不会错过接下来的武斗戏。可惜他只是个普通人,或者说卑鄙的胆小鬼,因此他是彻底地晕了过去。于是便错过了那两个连外貌描述都来不及细化的黑衣人被直冲过来的自动贩卖机打飞成天边星星的经典镜头。
关于在池袋横冲直撞的自动贩卖机,它本身并不是什么都市传说。倒是让它飞翔的原因,或者直接说那个把它扔出去的家伙,才是接近于传说的存在——平和岛静雄,池袋的喧哗人形。
看到那两个散发着危险气息的黑衣男子,静雄不假思索地将自动贩卖机扔出去了。不经思考就行动,对静雄来讲并不是什么异常,那应该算是属性之类与他本身同在的东西。但是现在静雄陷入了相当的困惑。因为被打飞的男人所谓的危险气息并不是对于自己,而应该是对于血泊中的临也的。为什么身体会判断其“危险”并作出应激反应,静雄完全摸不到头绪。其实在这之前仔细想想,会跟着被有意掩饰的血迹一路追过来这件事也同样不可理解。
啊啊,又是这样!
觉得很麻烦地搔了搔头,刚清洗过的略微潮湿的发丝上跃动着金色光泽,瞬间看去会有阳光照耀的错觉。
只要跟这家伙扯上关系就会头痛,烦死了!!
没错,提到临也,静雄就会满心烦躁。莫名的烦躁充分的烦躁足量的烦躁,凝结成血栓满满地堵塞了各条血管动脉。若不是这样,为何心脏的鼓动会如此剧烈,一下下从内部冲击着胸腔。尤其是临也破布般倒在路边的形象深深烙入视网膜的现在,心脏的跳动声清晰剧烈地敲击着鼓膜。
真是烦死了!!!!
仿佛受不了似的挥出的拳头,在离黑色发梢几公分处骤停下来。
多亏了某处的砍人魔集团告白,静雄得以学会控制力道,停下攻击对现在的他来讲不是问题。问题是,停下的原因。几个小时前还在对这家伙满不在乎地殴打,造成眼前这般境地说全是静雄的原因也不为过。但为什么现在就下不了手呢。
“……明明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这么温顺。”
似乎脱口而出的话语出乎了自己意料,静雄愣了愣。
随即,
临也会为错过它而追悔莫及,
仅此一次限定,
平和岛静雄为折原临也所展露的宠溺笑容。

Which one do you prefer, Black chocolate or White chocolate? [选择支]

Black Chocolate—— [True Ending]
盯着面前大到超出规格的巧克力,临也不由哑然失笑。
身材高大修长的酒保服墨镜金发青年走在人群中算是会被注目的类型。这样醒目的他到底在柜台前徘徊了多久,交给店员包装时被问到要不要用粉红色包装纸及丝带时有多窘迫,被店里的人群注目到多不耐烦,临也完全能脑内补完出来。所以才软磨硬泡的要白色情人节回礼。
可对方似乎是满不在乎地扛着几公斤的心形巧克力大刺刺地走在街上回来的,这个是临也预料外事件。
“喂喂小静,那家店真的没被你拆掉么?”
被回以一记爆栗。
“啊好痛~居然对病人下手好差劲啊小静~”
“闭嘴。”
静雄取出一块巧克力放入口中,侧身将临也压倒在床上扣住双手,低下头送出浓腻的吻。唇齿厮磨间,融化的巧克力参入津液,刺激着两人舌尖的味蕾。
……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多久了呢。从自己在小静的床上醒来的那时起,就重复着这样的每一天。这样理所应当似的“日常”到今天为止,刚好一个月了吧。
临也边思考边微微在舌上使力,侵入静雄的口腔,细腻地品尝对方提升了甜度的味道。静雄的呼吸明显急促起来,金色发丝遮掩的脸庞泛出情欲的颜色。
……至少现在的小静,是确确实实在按照自己所想的行动的。
察觉吹到脸颊上的气息热度上升,临也松开纠缠,舔去静雄下巴上从唇角溢出的唾液,顺手解掉对方的领结。敞开衬衫,沿着颈部的曲线从锁骨一路啄吻到肩膀,狠狠地咬下去,满意地听到对方的抽气声。
……那么,这样的“日常”,也不错。爱上这样的“日常”,也不错。
在完全任由理性暴走之前,临也如此感想道。
距离临也醒来,还有5小时零7分。
距离临也发觉自己躺在在静雄的臂枕上,还有5小时12分。
距离临也埋首于静雄的颈窝,还有5小时13分。
距离临也悄然挣出静雄的怀抱,还有5小时21分。
距离临也在静雄唇上留下一吻,还有5小时23分。
距离临也在静雄耳畔轻轻说出"Happy White Day",还有5小时24分。
距离临也合上静雄的房门离去,还有5小时28分。
距离临也和静雄忘却对方的体温,还有——
距离临也和静雄恢复到真正的日常,还有——

White Chocolate—— [Bad Ending]
“我说,你是不是养宠物了?”
仔细地斟酌用词之后,汤姆问出了在心里忍耐了好几天的问题。
自从情人节那天请假后,再出现的静雄对于工作的热情度大大上升。不,与其说那是对工作的热情,倒不如说是采用暴力让对方尽快还钱以便缩短工作时间的热情。到今天整整一个月了,不但工作热情没有消退,静雄的心情也出奇的一直很好,公司这月收到的公物赔偿金账单大幅减少。汤姆虽然也猜想过是不是有什么池袋爱情故事的展开,不过考虑到男主角的性格这个故事还是不要继续下去比较好,就算是Good Ending看起来和Bad Ending也没多大区别吧。当然这些话不可能对静雄说出口,无论是作为前辈还是作为想健康地寿终正寝的人类。那么综合考虑的结果,既然不是恋爱,就只有宠物这个可能了。
“嗯,算是吧。”
靠在门上的静雄点燃一支烟。
“是什么?猫吗?”
“猫吗……这么说的话很合适呢。嗯,是猫呢。”
静雄的回答让汤姆有些迷惑。不过发现客户拿着皮包向这边走来,汤姆将注意力转回工作上。“那就快点结束这个工作吧,猫猫在家里等太久会寂寞的吧。”
叼着烟的嘴角微微向上弯起。
“是啊。”
平和岛静雄并不是无欲无求的类型。对于真心想要的东西,他的欲望来的比任何人都强烈。强烈到会被社会人称为坏掉的程度。结束工作回到居住地的静雄盯着家门,眼下这个按下他坏掉开关的存在,就在这扇门后。
“啪。”
推开门按下客厅吊饰灯的开关,不意外地看到沙发里攒着的黑影抖了一下。似乎是不适应突然的光亮。
“唉,又没有好好吃东西呢。”
望着桌子上没有被动过迹象的食物,轻轻叹了口气,走向那团黑影。
临也抬起头,红色的眼眸看起来与其说茫然不如说无机质。“只是单纯地将头摆向声音来源方向”,临也的动作透出这种不自然的机械感。
“这个叫什么,创伤后应激障碍?新罗那家伙好像是这么说的。”
不过这是上个月刚把临也带回家里治疗,那时新罗的说法。现在无论是新罗还是毫无医术的普通人,只要看一眼就能明白,虽然临也在肉体上貌似没有问题,但内在的人格已经崩坏了。至于怎么坏掉的,为什么坏掉的,从身体治疗完成后就被拒绝拜访的新罗不得而知。他知道的只有幽也被拒绝拜访,以及被拜托跟折原妹妹们“无意”地透露临也为了躲避事件而销声匿迹的事。
“啊啊,不过那种事情无所谓啦,吃饭的话有我来就好。”
静雄拿起桌子上一块白巧克力,充分咀嚼之后,捏住临也的下颌,唇对唇地送入对方口腔。但不只是送入食物,静雄没有松开对临也下颌的钳制,而是继续在对方的口腔中搅动。
“嗯,嗯、哈……”
临也对此有了些许的反应,随着状况的升级胸膛的起伏也剧烈了起来。当终于被放开时,临也瘫倒在静雄的怀里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不只是吃饭,饮水的问题也好,起居的问题也好,一切都交给我就好。你的一切,交给我就好。”
静雄如此宣言道,同时将临也像做出誓言一般拥入怀里。
这是所有物宣言。
折原临也的一切都归平和岛静雄所有的宣言。
怀里的人似乎对这话语有所反应,向静雄这边贴近了些。
微微挑起嘴角,这的确让静雄心情不错。
"Happy White Day."
静雄在临也耳边呢喃道。

No more chocolate——
由巧克力带来的非日常结束。
日复一日,池袋的生活就这样继续下去。
这个城市如此包容着闪瞬即逝的非日常并将它消化为日常。
无论怎样的非日常,最终仍旧趋于日常。
未曾改变的日常。
未曾被理解的爱。
注定扭曲的爱情物语。
今天的池袋也是这么和平。
さあ、池袋へ ようこそ!(那么,欢迎来到池袋!)


*:Hazelnut Chocolate——榛子巧克力
**:Mint Chocolate——薄荷巧克力



啊那个榛子巧克力本来是想表示“跟主CP无关的CP混进来了”,不过标出来很奇怪所以就算了;
薄荷巧克力是透明君给的点子,与文章内容无关……(无关为什么还要写啊我自己!)(不是为了凑巧克力口味吗!)

那么就是这样,十分感谢食用……那么,晚安=U=。
..